公告:  十二年铸就非凡实力,金诺公司荣获中国金融培训十佳机构
 
     
用户名:
密  码:
   
     
 
开门红营销
存量客户营销
城区网格化经营
近期监管政策解读及风险防控
网点产能提升
网点营销管理一点一策
银行网点现场精细化管理
信用卡营销培训
星级网点创建
内训师培训
不良贷款清收
银行新员工培训
银行绩效考核
机关效能管理督导培训
标杆网点规范化服务现场督导
营销技能型网点标准化建设
柜员系列
客户经理系列
大堂经理系列
网点负责人系列
支行行长系列
主办会计系列
现代商业银行风险管理
社区银行
 
 
  新闻资讯 金诺培训官方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村镇银行发展考验多方修为
添加日期:2018-10-9

与其他类型银行设立在基层的分支机构不同的是,村镇银行拥有独立法人地位,这意味着村镇银行需要以同样几十人的人员力量去面对与其他相对大的金融机构相同的监管指标、区域金融风险以及技术难题。因此,村镇银行要想逐步获得社会认可,并参与将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农村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并非一方力量就可以促成的。

  截至2018年6月末,全国共组建村镇银行1605家,覆盖了415个国定贫困县和连片特困地区县,中西部地区共组建村镇银行1050家,占村镇银行总数的65.4%。已开业的村镇银行资产总额达1.4万亿元,农户和小微企业贷款合计占比91.8%。尽管村镇银行总资产额在县域地区仍未占到太大比例,但因为其服务群体多为农户和小微企业,且户均贷款仅34.9万元,对于有效填补农村基层金融市场空白确有其作用。作为重要的县域金融机构,村镇银行在数量逐年增加的同时,农村人口对其相关服务的潜在需求也越来越高。

  不过,与其他类型银行设立在基层的分支机构不同的是,村镇银行拥有独立法人地位,这在保证了他们独立、灵活、决策链条短的同时,也意味着村镇银行需要以同样几十人的人员力量去面对与其他相对大的金融机构相同的监管指标、区域金融风险以及技术难题,并受到包括业务种类、经营地域等在内的多重限制。因此,村镇银行要想逐步获得社会认可,并参与将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农村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并非一日之功,更不是一方力量就可以促成的。

  近日举办的第十一届中国村镇银行发展论坛就针对以上的这些问题展开了讨论。论坛以“工匠精神”与“差别化监管”为主题,交流、分享了村镇银行业内的新业务、新技术和新问题,试图进一步推动农村金融机构特别是村镇银行回归本源、获取市场,以更好地满足乡村振兴多样化的金融需求。

  “工匠精神”是村镇银行的必然选择

  说到村镇银行的工匠精神,首先想到的还是支农支小。南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原中国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在发言中指出,村镇银行要用改革的精神加大对“三农”、小微、扶贫和民生基本保障等重点领域金融服务,围绕“小”字做文章。其传承和培育工匠精神的目的在于打造精品、办出特色,提供更精细化的服务,打造更多符合“三农”需要的优质金融产品。

  坚持在金融产品上精益求精,发扬工匠精神,需要准确定位目标市场,产品创新要与市场需求结合才能解决真正的金融“痛点”。正如本次论坛执行主席、常熟农商行董事长宋建明所说的,在新时期如何实现推动乡村振兴落地与支持地方经济发展“同频共振”的课题中,作为地方金融支农的重要力量,村镇银行更需“精雕细琢”的工匠精神予以指引。农业农村部政策与改革司司长赵阳则提出,村镇银行应把金融支农服务创新试点重点聚焦在现代农业产业发展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上,支持引导农业绿色发展和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的新业态、新模式,推动提升农业规模化、集约化、标准化水平,并着力在产品模式、运行机制、支持方式等方面加大创新力度。

  “村镇银行在资金实力、人才队伍、信息技术等综合实力方面相对较弱,业务品种单一、创新能力不足都极大地限制了村行的发展;同时,社会认知度低、公信力不足使村镇银行吸收社会存款难度大、成本高。”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秘书长杨再平指出了造成村镇银行遭受新痛点的内在原因。在他看来,村镇银行服务“三农”不只是一种社会绩效的表现形式,更是其最重要的商业机会。关键是在于要学会运用先进的科技手段获客并掌握识别和控制风险的优势。村镇银行亟须用科技手段创造机会,设计独特精细的服务解决方案是村镇银行利用金融科技打造的工匠精神。

  村镇银行发展同样需要金融科技支持

  而金融科技层面的提升并非村镇银行自身可以完成的。

  论坛中,多位与会专家和村行工作人员都提出,从机构自身角度出发,村镇银行最需要、也最适合提升金融科技力量,这不仅因为村镇银行需要在技术层面跟上其他金融机构的步伐以获取更多市场,更重要的是,村行也需要金融科技去缓解运营成本过高和人力资源不足的问题,同时村行人员的年轻化也可很好地适应相关技术的运用。

  部分能力较强的村镇银行在这一方面已经有了些许尝试。例如湖北恩施兴福村镇银行就通过对金融服务平台、互联网等先进技术的运用,对各村镇的金融服务站点“兴福驿站”投入运行MCP系统,即移动贷款平台,实现了金融产品的标准化管理和专业化服务。

  但绝大多数的村镇银行自身是很难有能力配备相关的技术、设施及人员的,更多的还是要由主发起行统一配给。

  常熟农商行监事长张义良介绍称,常熟农商行就对其发起的兴福系村镇银行提供了包括集中逻辑检验、集中产品开发、集中资金清算、集中监管报表、集中征信管理等在内的10项集中管理工作,与此同时,还统一建立了70多个业务及管理科技系统,涵盖核心业务、支付结算等8大业务领域,可以说在村镇银行科技领域作出了前瞻性探索。

  截至目前已有127家村镇银行的中银富登也有自己的运作模式。他们对于自设村镇银行采取批量化设立、标准化经营的运作模式,其中的“标准化经营”除了指规章制度的标准化,中行还运用金融科技对其进行了支付体系、合规监管等方面的集约化管理。中国银行负责村镇银行新闻宣传的李明表示,这种模式在保证村行运营规范的同时,很大程度上节约了运营管理成本。

  另外,中国银行和浦发银行作为两大主发起行代表都在发言中提出,未来他们将着力实现村镇银行业务的数字化升级。

  新老问题叠加呼吁差别化监管

  “地方金融监管部门不应因村镇银行体量小,就对村镇银行的金融创新进行限制。”

  “中西部发展地区的经济水平和人员素质等各方面都与东部相差很多,并且也负担了包括支农支小、扶贫在内的更多责任。因此村镇银行体系内部也应该进行差别化的监管。”

  “很多村镇银行都是刚刚成立的,特别是在新成立的那几年必然会有大量的运营费用,短时间内35%的成本收入比是很难实现的。监管部门要求村镇银行有更多的人力直接面对客户服务,就必然要放宽对成本占比及利率定价方面的要求。”

  ……

  论坛中,多位村镇银行业内人士代表行业发声,希望能够逐步完善针对村镇银行群体的专门性的监管和财政支持方案,以契合村镇银行特殊的职能定位和发展情况。

  当前形势下,村镇银行依然面临着行业制约和系统风险脆弱的挑战和威胁,再加之互联网金融、利率市场化冲击和市场竞争等新痛点,部分村镇银行运行存在不少问题。目前的村镇银行服务覆盖广度和深度都证明了农村金融少不了村镇银行这一环节,“既然设立了村行并形成了潜在需求,政府部门就应出台政策,保证村镇银行能持续运行下去。”某农村金融专家在私下交流中表示。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原副所长杜晓山指出,统一口径下的“有限牌照”会导致村镇银行产品结构和收入结构单一,规模增长乏力,服务能力有限,市场竞争力不足。村行的财税政策和风险监管标准应与大中型银行有所区别,要根据所做的事情不同来制定不同的政策。而对于深度贫困地区的村镇银行定向补贴,可以考虑由中央财政而非县域地方财政承担。针对村镇银行的财政开户准入方面,杜晓山持支持态度,但他同时也表示,出于对资金安全角度的考虑,仍要保持谨慎原则,建议可以依据主发起行的财政资金专户设立情况进行综合考量。

 
 
 
 
 
  Copyright © 2006-2012 版权所有 抄版必究 温州市金诺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 浙ICP备10011977号
地址:浙江省温州市汤家桥路国大广场2号门902室
电话:0577-56556678 传真: 邮箱:E-mail:jnpx@k-now.cn
  浙ICP备11012047号-1

浙公网安备 33030302000106号